banner

河北银行易帅:图谋上市8年未果 股权频遭质押拍卖

  冲刺上市8年未果的河北银行,近期迎来新行长。

  近日,河北银保监局披露的消息显示,核准梅爱斌河北银行行长、董事、副董事长任职资格。梅爱斌曾担任张家口银行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

  官方资料显示,梅爱斌现年54岁,是银行业“老兵”,曾在央行张家口中心支行任职,2006年12月任张家口银行行长,2016年任张家口银行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

  据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,截至今年6月末,张家口银行总资产为2556亿元,较年初增长了12.90%,在河北省11家城商行中资产规模排名第二位,仅次于河北银行。

  对于梅爱斌而言,上任之后的首要工作是推动该行上市,以及改善经营情况。

  早在2012年1月,该行就发布公告称,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于境内上市,但8年过去了仍未能走出辅导期。

  这些年,河北银行的经营情况也并不乐观。财报数据显示,2017―2019年这3年间,该行的净利润呈逐年下滑态势,分别为26.25亿元、19.01亿元和17.39亿元。

  “对于一个省级城商行来说,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增长的情况确实比较少见,前两年负增长出现较多的案例是小型农商行。”9月25日,华南某长期跟踪银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上市AH往返跑

  市场关注的焦点是,梅爱斌到来之后,河北银行的上市步伐是否有望加快,这也是摆在其眼前的挑战之一。

  该行早在2012年便发布公告称,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于境内上市,且正在接受中信证券辅导。彼时,正值城商行第二波上市排队潮,盛京银行、徽商银行等10余家银行位列其中。

  2015年3月,该行在当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,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公开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议案》及《关于本行转为境外募集股份的议案》,也就是说河北银行由最初的A股上市转为谋求H股上市。

  然而不到半年,该行上市计划再度生变。2015年8月,河北银行又审议通过了《关于首次公开发行由H股调整为A股的议案》。

  “一般来说,H股的上市进程较快,但是补充资本的效果不好,A股则反之。在两地上市之间犹豫,河北银行应该是在平衡上市和补血间的关系。像河北银行这类的中型城商行,想要在H股上市很容易,但是在A股上市则需要比较长的周期。”上述券商分析师说。

  截至目前,河北银行最新的IPO进展,便是2019年10月31日中信证券对该行出具的第29期上市辅导工作报告。该工作报告显示,2019年4―9月中信证券持续推进河北银行上市前未决重点事项解决等工作。

  中信证券还在工作报告中表示,在辅导期内协助准备上市前重点问题及后续安排、召开中介协调会。与此同时,对招股说明书进行不断完善,还协助梳理其他城商行公司治理文件、关联方认定范围、股权及资产确权情况等供银行参考。

  对于该行来说,想要成功上市,仍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。这个使命或许将由梅爱斌来完成。

  目前,在A股与H股共有20余家城商行完成上市,但河北在两地上市的银行数量依旧为零。

  股权频遭质押拍卖

  由于多年来未能通过上市“补血”,该行去年完成了新一轮的增资扩股。2019年,共有24家企业参与该行增资,10亿股股份获得足额认购,所募集40.5亿元资金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。

  但该行的资本充足率较2018年末均有所下滑。截至去年底,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.98%,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.34%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.29%。虽然有所下降,但仍保持充足水平。

  从股权结构来看,截至2019年末,该行第一大股东为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为 19.02%,其余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过10%。

  截至2019年末,河北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5家股东将其部分股份对外质押。其中,中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河北银行的全部股权质押冻结,已不具备股东资质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中城建投是中国城市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而中城集团多只“中城建”债券违约。今年1月,中城建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河北银行全部4.65亿股权益价值被法院公开拍卖,该笔股权评估价为23.05亿元,起拍价为18.67亿元,但最终没有成交。据了解,这已是这笔股权第三次登上司法拍卖平台。

  “一些股东期望获取流动性,或者已有其他中意的投资标的,因此出卖手中资产,获取现金后偿还债务或转而投资其他金融产品。”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。

  净利润连年下滑

  值得关注的是,河北银行前行长李艳霞的去向暂时不明。有说法称,是与梅爱斌互调,将担任张家口银行董事长。对此,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向该行发送采访提纲,但截稿时未获回复。

  梅爱斌接任的是李艳霞的岗位。事实上,在李艳霞担任行长的两年半时间里,该行的业绩并不理想。这也是梅爱斌上任后需要改善的。

  截至2019年末,该行资产总额达3674.46亿元,是河北最大的银行;营业收入80.28亿元,同比上涨18.53%。

  但是,在营收上涨的同时,该行净利润出现下滑。2017―2019年这三年间,该行的净利润呈负增长态势,分别为26.25亿元、19.01亿元和17.39亿元。

  与此同时,该行的资产质量也不乐观。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.84%,与2018年末的2.53%相比,下降了0.69%。但从更长的维度看,2011―2017年,该行不良贷款率从0.8%飙升至1.61%。

  “河北银行2019年末存在一定规模的展期贷款,五级分类为正常,未来仍面临一定的资产质量管理压力。”今年7月底,联合资信在出具的评级报告中提到。

  除此之外,该行还因为掩盖不良资产被审计署点名。去年4月,审计署发布的《2019年第1号公告: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》中,河北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再次因掩盖不良资产被点名,此次涉及金额72.02亿元。

  评级报告提示,2019年河北银行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力度不断加大,除此之外,新冠肺炎疫情对地方经济及企业经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,河北银行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所面临的压力均有所上升。投资资产减值准备计提规模增加,对盈利水平形成一定影响。

  不过,2020年年中报显示,该行净利润为12.11亿元,同比增长4.94%,较前两年有所回暖。

  (净利连降、图谋上市8年未果河北银行易帅)

(文章来源:时代周报)